合肥應擴大走班教室配置對教師實行“市管校聘”

作者:SHIRLEY    發表日期:2018-01-12 23:05:47

合肥市人大代表袁萍。

新高考改革將帶來“走班教學”,教室、教師如何配置?隨著“全麵二孩”政策的實施,公辦園“入園難”如何應對?在今年市兩會上,合肥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聚焦教育話題。

不斷提高公辦園占比

隨著“全麵二孩”政策的實施,幼兒園學位的緊張局麵必然加劇,今年的市兩會上,民建合肥市委員會就關注到“入園難”、“入園貴”的問題。

據統計,在全省16個地市中,合肥市經濟發展水平最高,但公辦園比例僅為21%,較全省平均水平低15.3個百分點。與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占比相差甚遠。公辦園占比過低,這讓不少家長頭疼。

緩解“入園難、入園貴”,主要就是加強普惠性幼兒園的建設。“首先要完善普惠性幼兒園的成本分擔機製,完善財政對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補助標準。”民建合肥市委員會提出,除此之外,還要提前謀劃幼兒園學位的增加。比如,科學測算小區住戶與幼兒園學位的配比,提前規劃好幼兒園配套建設,在舊城改造和新區建設的同時,規劃建設好與小區居住人口規模相適應的配套幼兒園。同時,以劃撥方式供地的在建和已建成的小區配套幼兒園以及政府建設保障性住房或安置房小區配套建設的幼兒園,辦成公辦幼兒園,或以園舍“零租金”麵向社會公開招標舉辦“公建民營”普惠園。

記者了解到,根據《安徽省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實施方案(2017-2020年)》製訂的目標,到2020年,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左右。“合肥市應加大公辦幼兒園建設步伐,采取新建公辦幼兒園收購已建的民辦幼兒園成為公辦幼兒園等辦法,解決入園貴的問題。”民建合肥市委員會建議。

此外,還建議提高幼兒園教師待遇特別是民辦園教師和公辦園非在編教師待遇。

提高幼師待遇才能留住人才

近年來,社會上湧現出“幼師不斷跳槽”的現象,幼師資源嚴重缺乏也成了社會關注焦點。合肥市人大代表袁萍認為,這也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與發展不平衡之間的矛盾。袁萍在分析原因的同時也提出建議,合肥市可合理規劃成本分擔機製,保障辦園的基本收支,提高聘用幼師的工資待遇。

“從數字上可以看出合肥市這些年對於學前教育做了很多工作。”身為合肥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副校長的袁萍調查發現,目前合肥市共有900多所幼兒園,其中三百多所是在最近幾年建起,可以看出財政投入逐年增長。“由此可以看出,合肥幼兒能夠入園的矛盾並不突出,矛盾在於入好園難,入價廉質優的公辦園難上加難。”這正是由於公辦幼兒園較少。

“現在的家長已經不再看漂亮的大樓,而是看核心要素、師資隊伍。”袁萍表示,調研顯示,一流的幼師資源在合肥不到50%。“被安徽省教育部門評為一類幼兒園的有27所,被評為合肥市一類園的有120餘所。缺的就是優質師資。”

袁萍表示,合肥幼兒師專每年約有1000名畢業生,今年畢業洽談會有300多家企業,提供8000多個崗位,可以看出供不應求。為什麽會這樣?“歸根結底還是教師待遇問題,大部分企業或者是公辦學校的聘用老師,月薪兩千多。”薪資待遇低直接造成很多學生不願選擇幼師專業,或幼師專業畢業後不願從事幼師工作,很快跳槽,造成培養多年的幼師資源流失。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對學前教育也越來越關注和重視,如何辦優質幼兒園,留住幼師人才,袁萍認為提高幼師待遇是關鍵。袁萍建議,在財政允許的前提下,合肥市可合理規劃成本分擔機製,政府+單位+個人的模式合力辦園。“對於公辦園,要以政府投入為主,保障教師工資待遇,無論有編製或聘用教師,應同工同酬。對於民辦園,核定最低工資標準,如果政府不能給予補貼,隻能通過民辦園收費來解決收支問題。否則民辦園隻能通過克扣教師工資來保證不虧本。”

建議擴大走班教室配置 教師“市管校聘”

為對接新高考改革,2018年起合肥各高中將實行“走班教學”,取代以往的“文理分科”,從班主任“一肩挑”到班主任與導師並存,合肥各高中學校將麵臨哪些挑戰?

“對於高中學校來說,走班教學帶來的最大挑戰就是師資是否跟得上?”在分組討論會上,合肥市政協委員汪飛針對新高考改革提出一些思考和建議。“可以預想的是,走班教學會導致學生選課呈現‘潮汐現象’,也就是個別學科比如物理、政治選課人數會大量增加,教師怎麽配置?”他建議,今後合肥市要對教師實行“市管校聘”,由合肥市統一進行招考再根據各校教師需求進行配置。

此外,對於一些城區老校來說,教室資源有限滿足不了“走班教學”的需求怎麽辦?汪飛建議,學校要積極探索智慧課堂環境下教與學方式的轉變,重塑課堂教學模式與方法。“比如,通過開展慕課、翻轉課堂等新型教學模式和新型載體的試點示範應用;拓展移動學習終端、仿真實驗室、創客教室等新技術、新媒體的教學應用,推進自主、合作、探究等學習模式。”

家長不要將自己的焦慮傳給孩子

深夜裏咆哮“什麽關係”,陪孩子寫作業到心髒搭橋……最近,類似的段子在網上廣為傳播,引起不少家長的共鳴。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合肥市人大代表朱清萍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作為合肥紅星路小學校長,朱清萍有著自己的思考:人生是一場長跑,且慢論輸贏。首先,家長自己不要太焦慮,因為這份焦慮也會傳給孩子。“我也是一位初三孩子的母親,我在孩子麵前就盡量放輕鬆,不給他太大的壓力。”對於社會上很多家長將孩子的周末排得滿滿的行為,朱清萍表示沒有必要,“孩子的童年需要自由,需要留白,讓他們自己去描繪。”

對於小學階段,她說,這是習慣的養成和興趣的培養階段,“孩子們保持一種積極向上、不斷前進的姿態才是最重要的。”

對於一些家長拚命追求名校,她認為,“就近入學最合適,孩子年齡小,身心發展很重要。”她說,孩子家長疲於路上奔波都不是好的選擇。

特殊教育需要社會更多關注

特殊教育是基礎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合肥的特殊教育事業還需要形成政府、學校、社會、家庭的共識。

據了解,合肥市現有特殊教育學校6所(市屬、四縣一市各1所),特教班5個(瑤海區、廬陽區、蜀山區各1個,包河區2個),接受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的普通中小學校200餘所。在校殘疾學生總人數2780人(其中,義務教育段2153人、學前教育段208人、高中教育段419人)。

身為一名特教教師,合肥市政協委員疏麗雲說出了自己的焦慮:特殊學生在接受完中等教育之後應該怎麽辦?“一方麵,我們要進一步提高特教學生本身對接社會的能力,另一方麵,也要做好做足社會對接特教學生的準備。”疏麗雲說,愛心救助隻能作為一種補充,需要建立一個常態的、多元的支持體係或保障機製。

她建議,合肥各縣(市)區教育主管部門都應該成立特殊教育資源和指導中心,可依托區域內特殊教育學校有效推進區域隨班就讀工作,加強普特融合。


本文來源:http://ah.news.163.com/18/0112/11/D7UR1ROT04078CPA.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datingmum.com/67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