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金公司女高管因受賄罪獲刑 曾利用職權為情人謀利晉升

作者:Christina    發表日期:2018-01-04 19:52:03

利用職權地位為情人謀取晉升和不正當利益,還收受情人好處費近190萬,中央匯金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央匯金)銀行機構管理二部副主任王霞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並處罰金20萬。

近日,界麵新聞記者獲得了一份此案的一審刑事判決書,揭露了此案的來龍去脈。這份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顯示,現年47歲的王霞,博士研究生,案發前係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銀行機構管理二部副主任。身為中央匯金的女高管,她是怎樣一步步淪陷的呢?

收受好處190萬 助情人升職

2007年,光大銀行重組,中央匯金派駐幾位股權董事進駐光大銀行,時任匯金公司綜合部光大股權管理處主任王霞便是其中一位股權董事。

這一年,王霞回老家太原過節,光大銀行太原分行行長安排了光大銀行太原分行行長助理的王一(化名,另案處理)接待。此後,王一時常去看望王霞父母,來北京找其喝茶聊天。2009年7月左右,王霞與王一確定情人關係,雙方約定各自辦理離婚手續後結婚。

此後,王霞與丈夫高某成功離婚,而王一與妻子趙某因故離婚未成。2011年和2012年,王一曾先後兩次起訴離婚,但均以撤訴告終。王霞和王一兩人也因此有嫌隙。2012年10月,王霞與王一結束情人關係。

2009年下半年,王一想參加總行的“公推”。所謂公推,就是公開推選一些人進入後備人才池子。王一則讓她在領導麵前推薦自己,王霞答應了。

2010年4月,王一成功升任光大銀行濟南分行行長。期間,王霞收受王一給予的錢款共計人民幣189.5萬元(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

“齊魯事件”爆發 再為情人說情

屋漏偏逢連陰雨。

2009年2月至2010年11月,光大銀行濟南分行下屬支行在辦理兩筆業務過程中違規操作,造成16.7億元資金損失風險和案件風險(下稱齊魯事件)。

2010年12月,公安機關調查相關案件時,“齊魯事件”爆發,光大銀行隨即開展調查工作。王一麵臨被追究相關責任的風險。

王一遂向王霞請托說情,希望讓自己免予或從輕追責。王霞先後向多人為王一說情,在“齊魯事件”的處理中對其免於或從輕追責,並要求此事光大銀行總行要向匯金公司派的專職董事做匯報。同時,王霞也將其參加相關會議得知的“齊魯事件”的調查處理信息實時告知王一。

2012年1月,王一因“齊魯事件”受到通報批評,扣減績效工資3萬元的問責處理。

此外,王一剛到濟南上任期間,還主動給予王霞120萬元作為王霞女兒出國留學費用。2012年9月,王一又向他人借款230萬元,通過轉賬方式給予王霞。

多次助“友人”子女找工作

除了幫王一在領導麵前推薦和求情外,王霞還利用自身職位幫王一的“友人”子女找工作。

2010年的夏天,王霞經王一介紹認識了馬某。馬某的外甥準備回國,想進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讓王霞幫忙找工作。王霞向與光大銀行具有業務合作關係的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宋某提出安排馬小斌進入該所工作的要求。宋某向會計師事務所相關人員打過招呼後,馬小斌進入該所工作,為此,王霞收受馬某給予的錢款20萬元。

因王霞既不具有主管、負責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人員招錄工作的職權,與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宋某亦沒有職務上的製約、隸屬關係,且宋某亦不具有國家工作人員身份,故該筆費用最後未被認定為受賄罪。

2011年夏天,臨邑縣青源集團董事長張某親戚的兒子大學畢業,想在北京找工作。王一又找到王霞幫忙。

王霞除了是光大銀行的董事外,還擔任宏源證券的董事。因此,王霞將簡曆發給了宏源證券的領導,說是其的遠方親戚,希望在同等條件下優先考慮這個男孩。

之後沒過兩個月,王一又讓王霞幫忙為張總的女兒在北京找工作,最好能解決北京戶口。

2011年8月,王一向王霞轉賬匯款30萬元;同年10月,王一向王霞轉賬匯款40萬元。據悉兩筆費用正值“齊魯事件”處理期間,據王霞供述,這兩筆都是張總的感謝費。但是王一在偵查階段的供述,對王霞所提的情況予以否認,亦未提及其給王霞70萬元與王霞幫其就“齊魯事件”免於組織追責之間存在關聯。故最後,該筆費用未構成受賄罪。

收受錢財共計600餘萬 辯稱情人間饋贈

據檢方指控,2009年至2012年間,被告人王霞利用擔任中央匯金綜合部光大股權管理處主任、光大銀行董事的職務便利,或利用其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在職務晉升、事件處理等事項中為請托人光大銀行下屬分行王一謀取不正當利益。為此,多次收受王一錢款共計人民幣600餘萬元。

王霞的辯護人認為,王霞和王一之間是情人關係,且已到了準備結婚的階段,產生較大數額的經濟往來是正常現象,王霞接受王一給予的錢款與王一的人事職務晉升、免於組織追責並沒有因果關係,不構成受賄罪,而在對馬某的工作安排僅起到推薦作用,不存在不正當利益。此外,在審理期間,王霞的家屬代為退繳案款209.5萬元。

經由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王霞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本人職權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

在受賄數額上,法院認為,王霞與王一在情人關係期間,王霞同時具有基於二人感情因素收受王然錢款以及基於受賄故意收受王然錢款的可能性。在判斷方麵,要看王霞收受錢款的同時是否伴隨相應的請托事項和謀利行為。

法院綜合雙方證據最終認定,檢方指控王霞收受189.5萬元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他項指控均不構成受賄罪。

鑒於本案的具體情節,並綜合考量被告人王霞具有為他人謀取職務提拔而受賄的從重情節及其家屬代為退繳全部贓款,且王霞當庭表示認罪、悔罪,如實供述所犯罪行的從輕情節,亦考慮到宣告緩刑對王霞所居住的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法院依法對王霞從輕處罰並適用緩刑。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後作出的一審刑事判決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等規定,王霞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並處罰金20萬。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856249.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datingmum.com/6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