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情小動物,誰來同情一下我啊?

作者:Flower    發表日期:2017-11-02 11:33:19

原標題:我同情小動物,誰來同情一下我啊?

圖片來自《撒嬌女人最好命》

前段時間,我帶3歲的小Q去北京某公園的“親子動物園”玩。

進門時,有人遞給我兩個塑料杯,每個杯子裏裝著幾根胡蘿卜條——這是用來喂小動物的。

一進門,兩隻棕黃色的羊駝臥在右手邊的柵欄裏,昂著腦袋,安靜地看著外麵的人群。

小Q喊著:羊駝!羊駝!

她一邊喊,一邊抓出一根胡蘿卜條,伸到柵欄裏,向羊駝揮舞著。

然而草泥馬並沒有動,仍然昂著頭臥在那裏。我發現,柵欄裏麵的地上,灑滿了胡蘿卜條。

我對小Q說:“羊駝已經吃飽了,咱們去喂小兔子吧。”

小Q伸開手,把胡蘿卜條扔到地上。

兔子園裏,情景有點嚇人。

在一塊不大的空地上,幾十個大人和小孩子,在裏麵或站或蹲,或停或走。

他們腳下,是大約100多隻小兔子。有的在跑來跑去,有的被小孩子們捧在手裏,更多的小兔子三五成群擠在角落,一動不動。

這些兔子很小,每一隻差不多有拳頭大,身體軟軟的,應該是出生沒多久。

小Q把胡蘿卜送到一隻兔子嘴邊,小兔子沒反應。她又去喂其它小兔子,連著試了好幾隻,都沒有兔子動一動。

小Q有點沮喪,扭頭看我,我隻好說:

“小兔子也吃飽了,咱們來的時候,小動物們都吃過飯了。”

眼看事情有點掃興,小Q卻有了新發現。

在兔子園靠牆的地方,有一排很小、好像雞舍一樣的小房子。小房子鎖著門,門上有很多圓洞,也許用來通風。

別的小孩子,正把胡蘿卜條塞進那些圓洞裏。小Q也跟著一起塞。

我蹲到她旁邊。隻見她剛把胡蘿卜捅進洞,胡蘿卜就“嗖嗖嗖”地被拽進裏麵去了。

我湊近圓洞往裏看,發現裏麵擠滿了小兔子,層層疊疊的,全都堆在圓洞附近;胡蘿卜伸進去,就被它們迅速吃掉了。

看來,它們都很餓。

沒一會兒,小Q的兩杯胡蘿卜都喂完了,她滿足地拍拍手,開心地笑著。

我想了一下,大概猜到了兔子園的運營方式。

一共應該有兩撥兔子,每撥100隻左右,一撥小兔子放到外麵供人玩耍,另一撥鎖在兔子籠裏。

上午外麵的兔子喂飽了,到了下午,工作人員把兩撥兔子換一下,吃飽的兔子關進去,餓著的兔子放出來。

那天是周末,兔子園裏人很多,在外麵的兔子早就吃飽了,所以再喂它也不會吃。

而關在籠子裏的饑餓小兔子們,層層疊疊地圍在門口,正盼著外麵塞進來一點吃的。

這麽饑一頓、飽一頓,怕是很容易得胃病吧?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我看到,很多小孩子在摸小兔子,追著它們跑;還有的孩子,伸手把兔子從地上抓起來,捧著或是抱著。

有的兔子趴在地上,大人們在地上走,好幾次險些踩到。

兔子是一種極為膽小的動物。在大草原上的兔子,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立刻鑽進地洞裏躲起來,有時候還會裝死。

像這樣,暴露在比自己體型大幾十倍的動物麵前,被摸、被拿來拿去,沒處躲沒處藏,它們會被嚇成什麽樣?

恐懼?抑鬱?還是死亡?

劉可樂曾經講過,海洋館裏的海豚,會被狹小的池塘、人類的尖叫、閃光燈、音樂聲等因素嚴重影響,有的海豚甚至會自己停止呼吸。

這些兔子沒有自己停止呼吸的本事。它們隻能忍著,忍到死。

我走到入口處,裝作不經意地問工作人員:

“這麽多兔子,每天都得死幾隻吧?”

那個工作人員沒看我,扭過臉去,輕輕點點頭。

我又問:“這些兔子長大了送哪去?”

那人連連搖頭,說:“不會,不會,不知道。”

我沒聽懂,她的意思是不知道兔子們長大了去哪,還是它們不會長大。

(工作人員扭過臉去,輕輕點點頭)

動物園裏還有其它幾種小動物。有坐在籠子裏一動不動的浣熊,有哼哼著擠在一堆的香豬,還有孔雀和小馬。我帶著小Q,每一種動物都喂了、摸了、騎了。

在兔子園裏,我聽到旁邊有大人對孩子說,看小兔兔多可愛呀。小孩子也說,小兔兔,小兔兔,多可愛呀。

但是我卻沒辦法對小Q這樣說。畢竟,我們的玩弄,是它們的酷刑,這一點都不可愛。

然而,我並不是一個動物權利保護者,我也不認為人類可以和動物完全共情。

(極端動物權利保護組織PETA的宣傳海報)

野生動物保護:維持大自然生態平衡,拯救因人類活動而瀕危的動物,為保護食物鏈有時會獵殺一些動物。

動物權利保護:認為人應與動物完全共情,主張任何動物都應得到善待,號召吃素、不穿毛皮、不做動物實驗。

動物福利保護:認為人類可以利用動物,但飼養或屠宰動物應盡量采取人道的方式,不應故意虐待動物。

寵物保護:隻關注貓、狗等寵物類動物的權利,對醜的或不與人親近的動物則沒有興趣。聲討吃貓、吃狗的人大多屬於此類。

以上資料來自知乎@一個男人在流浪的回答

所以,我絕不會對小Q說:

“兔兔這樣很慘。有沒有想過,假如一群人類,光著身子被關在一起,有另一群樓房一樣高的怪物,對我們又摸又捏,用香腸或麵包懟進我們嘴裏,我們會怎麽想?”

我不會這樣對小孩子說。這個場景太嚇人,這個故事太荒唐。

如果真有玩弄人類的、樓房一樣高的怪物,你用不著編這個故事。如果沒有這樣的怪物,你沒必要編這個故事。

(殺生如許,隻為一身貂:PETA的行為藝術)

讓小孩子和小兔子產生對等的共情,這件事很傻。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同情的邊界在哪裏。

如果我們同情海豹,同情兔子、猴子、黑熊、紫貂,那麽我們要不要同情蛇?要不要同情老鼠?要不要同情鯉魚?要不要同情蟑螂蟋蟀、蒼蠅蚊子?

你同情不了。你即使認為動物應該擁有和人類同樣或相似的權利,你也給不了。

因為人這個物種,就是要為了自己生存的更好。換了哪個物種,走到金字塔的頂點,都一樣。

隻要做到不因奢侈而濫殺,不因取樂而折磨,就足夠了。

而且,小孩子如果真的堅信,人類應該和兔子有同樣的權利,那麽他們在看見這個的時候:

他們會怎麽樣?

他們會疑惑,會憤怒,會莫名悲慟。

他們也許會問大人:為什麽有人要吃兔兔?

然後,他們的信念會崩塌。

這就好像,你對孩子說,如果撒謊鼻子會變長,結果孩子真撒謊了,發現鼻子沒有變長,之後他們會繼續撒謊,而且對世界更少了一分信任。

世界該是什麽樣,就是什麽樣。所以,誰都不要撒謊。

如果是我,我會對小Q說:

你不能撒謊,不是因為鼻子會變長,而是因為撒謊無助於溝通,是因為撒謊可能會傷害別人。

你可以吃兔兔,是因為兔兔好吃,是因為它是兔兔,你是人。

我還會對小Q說,我們喂兔兔,我們玩弄它,這對它是一種折磨。

我們可以吃兔兔,我們可以吃豬豬、牛牛、小雞,這並不違背天道。

可是如果我們故意折磨它,我們就是殘忍。

而如果我們折磨它,卻不了解它的痛苦,我們就是無知。

人不能殘忍,更不能無知。

等小Q能明白這一切時,她會記得我的話。

但那天,小Q唯一聽懂的話,是我對她說:

“咱們不要在這待著了,去外麵玩旋轉木馬吧。”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02/52904353_0.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datingmum.com/34261.html